聚力粮机报
联系信息

地址:界首市东城开发区2号

电话:0558-4851666

手机号码:13805679697

网址:www.ahjljx.com

邮编:236000

聚力粮机报第三期第四版----乡 间 听 蝉

   蝉 
    /海涛

 

  夏季是热情的,可过度的热情又让人难以消受。乘着工作的间隙,我到乡间小住了几日。乡居的日子里,除了主人外,最热情的要数树上的鸣蝉。它们中气十足地在枝头“知了,知了”地引吭高歌,满山的蝉儿好像都化成了声音,犹如一层薄薄的晨雾,覆盖了整个村庄。蝉声把树上的枝叶鸣唱得蓊郁而茂密,白昼也似乎被拉长了许多。风是那么轻柔,门前的溪水也因蝉声而显得十分清澈。
我还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如此细心又用情地倾听和欣赏蝉声。听久了,我发现蝉声尽管有高亢低沉急促舒缓等等细微区别,但总的叫法不外两类,一类是鼓足底气的拉长音:“知—了,知—了”;另一类是没有休止符的短促音:“知了,知了”。两种叫声有时独吟,有时合唱,有时纠结在一起,有时加了颤音。静听蝉鸣,我突然心生疑窦,蝉们不停地叫着“知了知了”,它们究竟知道了什么?它们又能知道些什么呢?它们是高深莫测的先知还是博学睿智的哲人?是喋喋不休的腐儒还是脱俗孤傲的隐士?
“西陆蝉声唱,南冠客思深。不堪玄鬓影,来对白头吟。露重飞难进,风多响易沉。无人信高洁,谁为表予心”骆宾王的这首《咏蝉》,不愧是对蝉的千古绝唱。蝉鸣高处,似乎节操高洁,它们不知疲倦的鸣叫声,真的是在警醒世人不可沉迷于灯红酒绿、名缰利锁之中吗?
从蝉的不知疲倦的鸣唱中,我确切地感受到了蝉的快乐。不是吗,天气越热,它们叫得越欢。成虫后的蝉,生命何其短暂!从夏至秋,当树叶枯黄时它们的声音便由疏落而归于沉寂,但你从蝉声里听不出半点哀愁。“鸟兽不可与同语。”蝉就是蝉,蝉际毕竟有别于人际,所谓“蝉鸣悲秋”,所谓“寒蝉凄切”,其实都是伤心人赋予外部世界的主观感受罢了。
乡间的夏日阴晴不定,一个劈雷后大雨瓢泼而下。这时,蝉声哑然顿歇,整个世界都陷入了无边的雨声里。可一会儿功夫就雨过天晴了,斜阳照处,树叶上挂满了晶莹的水珠,刚才还处于静寂之中的蝉们竟然像事先约定好了似的,突然齐声放歌……“蝉噪林愈静,鸟鸣山更幽”。冲出闹市围城,来到这乡间躲避人世喧嚣的人,绝对不会感觉到蝉声是噪音,反倒会觉得蝉们是在替自己鸣叫,替自己吼出了胸中的郁闷。此时,久郁在心的喜也放下,悲也放下,俗虑尽消心自凉,人一下子气爽神清了,心境也宛如那一派悦目怡情的青山绿水。蝉声可以洗涤烦恼、营造宁静,有慧根者或许还能在这宁静中顿悟禅意,并求得心境的平和与安详。
小住几日后,我又重新回到了熙熙攘攘的闹市,一种浓浓的失落感顿时揪住了我的心。每逢穿街走巷,偶尔有幸听见道旁绿树间传来一两声蝉鸣,我禁不住精神为之一振,这穿透滚滚红尘的世外清音让我忘却了周围的喧嚣,仿佛重新回到了大自然的怀抱。

作者简介:海涛,原名宋世海,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,《渝西都市报》副刊部编辑、记者。

博评网